《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七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七】子女可以在父母姓氏之外选取姓氏吗    甲乙双方是夫妻,两人婚后现育有一子,随父亲甲姓,两人计划明年再生育一个小孩,乙的父亲在乙七岁时就去世了,乙的父亲是家中独生子。乙母与丙再婚后,为了乙的生活学习方便,乙即改随继父丙的姓氏。但乙的祖父母多年一直有个愿望,希望乙将来改随生父姓氏,但乙的各种证件均无法更改,也一直没有实现其祖父母的愿望。随着年龄的增长,乙的祖父母经常流露出如果乙有两个孩子的话,希望第二个孩子改成乙父亲姓氏的想法,理由是希望实现其名下财产的传承。如果甲乙双方都同意乙的祖父母的想法,都支持的话,他们第二个孩子可以姓乙的生父的姓氏吗?   如果按照现行的《婚姻法》第22条“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的规定,即使甲乙双方都同意的话,他们将来第二个孩子出生也无法办理随乙方生父姓氏的姓名登记,因为孩子既不随父亲也不随母亲姓氏确实没有法律上的依据。但即将实施的《民法典》对此类问题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乙方的祖父母完全可以实现这个愿望,也拉近了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关系,有利于维护家庭和睦。《民法典》第1015条明确规定,自然人应当随父姓或者母姓,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选取姓氏:(一)选取其他直系长辈血亲的姓氏;(二)因由法定扶养人以外的人扶养而选取扶养人姓氏;(三)有不违背公序良俗的其他正当理由。由此可以看出,《民法典》的制定,更加符合我国的国情,《民法典》实施后,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有效的解决在我国社会生活中存在的子女在父母姓氏以外可以选择其他姓氏的实际问题,满足这部分群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追求。

包头市宏鉴公证处 2020-07-30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六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六】到底哪些债务属于夫妻双方的共同债务    在《民法典》颁布前,夫妻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对外所欠的债务究竟由谁偿还,《婚姻法》第19条的规定比较原则,该条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2004年4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这样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给很多夫妻带来困惑,也使很多无辜者承担了“飞来横债”,为此,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17日发布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并于2018年1月18日开始施行。在该司法解释中明确规定:1、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2、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同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3、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2021年1月1日即将施行的《民法典》,对一直以来有所争议的夫妻债务承担问题作出明确的规定,以法律规定的方式确立了夫妻共同债务共签制度,明确了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举证责任分配。该法第1064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民法典》这样的规定,加大了债权人的举证责任,更加有利于解决司法实践中遇到的此类问题,更加有利于保护无过错一方,更加有利于维护正常的婚姻家庭关系。

包头市宏鉴公证处 2020-07-29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五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五】   委托人去世后,其生前签署的委托书可以继续使用吗?      甲今年已经年届90岁,老伴已经去世多年,他俩名下有登记在老伴名下的一套住房已经办理继承手续,变更登记在甲自己名下,成为甲的个人财产,老俩口共有三个子女,子女们都非常孝顺,名下各自都有房屋,甲生活的非常幸福。但甲最近有了“烦心事”,就是自己名下的房屋问题,他听邻居们说,如果在他去世后子女们继承他的房屋后再进行买卖,就会缴纳房屋价格20%的个人所得税,但他现在又不想将房屋给子女们办理过户手续,担心这样会失去“安全感”,他想办理委托书公证,委托子女们在他认为合适的时候把这套房屋进行买卖,所得款项除用于自己的日常生活开销外,剩余款项归三个子女平均所有,但他又担心如果委托书办完以后自己一旦去世,这个委托书又无法使用了。带着这些担心,甲向公证处寻求帮助,公证员的一番解释,打消了甲的所有疑虑,便高高兴兴的办理了委托书公证,表示委托书公证帮助他解决了“心病”,了却了他的心愿。   从上述案例中可以看出,甲担心的就是如果自己去世后,其生前已经签署的委托书是否还可以进行使用,这也是我们公证实践中经常遇到的问题,这类问题的答案又是什么呢?在《民法典》实施前,在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82条中有所规定,该条规定“被代理人死亡后有以下情况之一的,委托代理人实施的代理行为有效:(1)代理人不知道被代理人死亡的,(2)被代理人的继承人均承认的,(3)被代理人与代理人约定到代理事项完成时代理权终止的,(4)在被代理人死亡前已经进行,而在被代理人死亡后为了被代理人的继承人的利益继续完成的”。从这个司法解释的规定看,即使甲在签署委托书后去世了,只要子女们对这个委托书均予承认,在个委托书继续使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况且经公证的委托书公证员一般会根据委托事项的不同,指导委托人设定不同的委托期限,本案的委托期限就是从甲签署之日起到受托人办理完委托事项止。哪么《民法典》对此类问题又是如何规定的,该法第174条规定,“被代理人死亡后有以下情况之一的,委托代理人实施的代理行为有效:(1)代理人不知道且不应当知道被代理人死亡,(2)被代理人的继承人均承认,(3)授权中明确代理权在代理事务完成时终止,(4)在被代理人死亡前已经实施,为了被代理人的继承人的利益继续代理”。   综上,无论是现行的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还是即将实施的《民法典》,都对委托人去世后其生前签署的委托书是否可以继续使用给出了基本相同的答案,只不过是《民法典》的规定更加严谨,更加贴近生活。  

包头市宏鉴公证处 2020-07-28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四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四】抵押的财产可以直接约定归债权人所有吗    我们在公证实务中,经常会遇到抵押人与抵押权人(即债权人)在签订借款合同时就约定,如果将来一旦债务人无法按时偿还抵押权人的到期债务,抵押人所抵押的财产即归抵押权人所有。这种约定可以吗?按照现行的《物权法》规定,此类约定肯定是不可以的,该法第186条规定“抵押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不得与抵押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抵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而《民法典》的规定却与此不同,该法第401条规定“抵押权人在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前,与抵押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抵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的,只能依法就抵押财产优先受偿”。   通过二者的不同规定,我们可以看出,《民法典》的规定更加符合我国的国情,更加尊重当事人之间的约定,但对这种约定不是绝对保护的,从《民法典》规定来看,即使允许当事人这种约定,但并不意味着对双方在签订抵押合同时的约定绝对支持,而是采取有条件的支持。从该法第401条的规定可以明显看出,当事人可以在合同中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抵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但为了保护抵押人的合法权益,防止抵押物价值超过债务数额时,债权人即可直接取得抵押物的所有权导致抵押人权益受损的情形发生,即使到期债权不能履行时,债权人也只能依法处分抵押财产并就抵押财产优先受偿,并不是直接将抵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   所以,作为法律服务工作者,我们在学习、普及《民法典》的基本知识道路上,一定要结合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来进行,因为即将实施的《民法典》不是我国制定的全新的民事法律,也不是简单的法律汇编,而是对现行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编订纂修。只有这样,才能学深悟透,才能更好的运用到工作中,帮助当事人排忧解难。

包头市宏鉴公证处 2020-07-27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三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三】《民法典》保护我们“头顶上的安全”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于二0二0年五月二十八日通过,自二0二一年一月一日起施行。《民法典》被誉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涵盖了我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近年来,高空抛掷物品致人损害事件时有发生,造成很多悲剧。居民“头顶上的安全”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之一,而以往处理此类事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和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依据本条规定,无法确定具体的加害人的,由被侵权人证明自己是被建筑物上的抛掷、坠落物伤害的,由建筑物使用人证明自己不是加害人。而大部分居民住户提供自己没有实施高空抛物的证据是相当困难的,导致受害人所遭受的损失由全楼住户共同承担。一人受损,全楼牵连。这样的处理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受害人的权益,但却使很多无辜的人受到牵连,从而难以维护法律的公正性。     针对困扰居民“头顶上安全”的问题,民法典作出回应。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四条规定: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由侵权人依法承担侵权责任,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补偿后,有权向侵权人追偿。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规定情形的发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应当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发生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公安等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民法典在侵权责任法的基础上对高空抛物侵权责任作出修改和完善,更为科学合理。首先,明确提出禁止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要承担侵权责任,其次,该条文规定经调查,采取合理的措施后,无法确定侵权人,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后向侵权人追偿的制度,这样在保护受害者的基础上尽量避免无辜者受到牵连;再次,民法典增加了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的责任规定,要求他们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当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最后,该条文第三款增加了公安机关应当依法及时调查、查清责任人,最大程度地解决了个人“调查难”、“取证难”的现状,可以利用公安机关的专业性,尽量查明事件真相,避免无辜的人受到牵连。使真正的加害人受到法律制裁,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既不文明,又对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威胁。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从自身做起,提高安全保障意识,共同守护我们“头顶上的安全”。而《民法典》必将成为保护我们“头顶上安全”的有力武器。

包头市宏鉴公证处 2020-07-24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二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二】业主改变住宅用途需要他人同意吗    张三居住在某城市的某小区的一楼,该小区建成年代久远,多年来一直不温不火。近年来随着城市面貌的改变,该小区前面新建了街心公园,紧邻张三所居住的楼栋前也修建了宽阔的柏油马路。看到自己门前每天人来人往,张三动心了,他想把自己现在居住的一楼进行改造,把临街一侧的窗户改造成入户大门,把现在的入户门进行封堵,这样原来的住宅就变成了底店,无论是自用还是出租都可以提高其经济价值。假使张三居住的小区经当地政府主管部门规划同意,允许临街住宅在不影响安全的前提下可以改变用途,那么“张三们”是否可以未经其他邻居同意,就可以将自己的住宅改造成底店经营吗?   答案是否定的。无论是现行的《物权法》,还是即将于明年1月1日施行的《民法典》,都对此类问题有明确的规定,但二者对此规定又有所不同。现行《物权法》第77条规定“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民法典》第279条规定“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一致同意”。因为《民法典》施行后,《物权法》同时废止,从二者规定的细微变化来看,《民法典》实施后,“张三们”要想改变自己住宅的用途为经营性用房,除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还必须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一致同意。增加“一致”一词这样规定的变化,体现出《民法典》更加要求我们每个人在行使自己合法权益的同时必须顾及其他人的合法权益,更加凸显了公民对自己合法权益的维护,更加体现了法律对我们每个人居住权的保护,同时也极大増强了法律适用的可操作性,使执法者或者法律服务工作者不再纠结“张三们”此类问题到底需要多少利害关系人同意才行。

包头市宏鉴公证处 2020-07-23

普法在落实,崇法重笃行

    如火如荼的《民法典》系列宣传已在包头市宏鉴公证处全面展开,为确保在普法宣传中能够充分彰显出公证处的特色和功效,让《民法典》的普及力度于“随风潜入”中,深植人心;让民众的法治意识于“润物无声”中,学以护身,包头市宏鉴公证处在青山区司法局的大力支持下,于7月22日邀请幸福路街道办事处全体社区干部,在本处“家事法律服务中心”会议室,进行了一场题为“学好用好民法典,建设平安法治青山”的专题讲座。   本次讲座,由我处主任周殿祥深入剖析了民法典出台的重要意义,并结合生活中的典型案例,以物权篇、婚姻家庭篇、继承权篇等与普通市民息自相关的内容为主线,对比现行法条,对《民法典》的有关条文作了深入透彻的解读,讲座主题鲜明、内容丰富,深入浅出,使参加培训人员从专业角度领会了相关法律条款重大变动的深刻内涵,也进一步加深了对《民法典》各条款的深入理解,提升了基层工作人员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工作、解决问题的能力。   一部法律的普及与推广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它必然要有一个循序渐进,逐渐消化的过程,推动《民法典》学习宣传教育的制度化、常态化,是我处今年一以贯之的工作重点。作为一个基层法律服务单位,在全社会中营造出一个学法、知法、懂法、守法的法治氛围,切实使基层群众能够有效运用《民法典》维护权益、化解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

包头市宏鉴公证处 2020-07-22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一

【《民法典》系列普法之十一】业主可以在所居住的小区内空地上安装地锁作为自己的专用车位吗张三居住在青山区某小区,该小区建成年代久远,没有专门的停车场,居民一直在小区内的空地上停放车辆。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小区居民购买汽车的日益增多,小区内的空地已经不能满足业主的全部停车需求,小区的业主就出现了“抢车位”的现象。张三居住在该小区的一楼,楼前有一块空地,以往一直是包括张三在内的邻居们将各自的小汽车停在在这个地方,大家一直遵守谁先回来谁先停的原则。李四居住在张三的楼上,最近也买了一辆汽车,他为了自己停车有保障,乘人不备就在大家停车的位置上安装了一把地锁,把其中一个车位作为自己的专用车位,他不停车时就将地锁拉起,防止别人在这个地方停车,当然也包括张三。李四的此举引起了包括张三在内的其他邻居的不满,他们找李四协商多次,要求李四拆移所安装的地锁,使邻居们谁都可以在个地方停放车辆。李四认为,这个地方谁先占有就是谁的,是自己在别人没有安装地锁前就占有了,现在就属于自己所有,不同意拆移已经安装的地锁。面对这种现象,到底是谁的主张有法可依呢?我们从法律规定谈起。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74条规定,“建筑区划内,规划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车库应当首先满足业主的需要。建筑区划内,规划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车库的归属,由当事人通过出售、附赠或者出租等方式约定。占用业主共有的道路或者其他场地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属于业主共有”。2021年1月1日起即将施行的《民法典》也明确规定了在小区内停车位的归属,该法第275条规定,“建筑区划内,规划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车库的归属,由当事人通过出售、附赠或者出租等方式约定。占用业主共有的道路或者其他场地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属于业主共有”。由此可见,无论是新法还是旧法,在该问题上规定是完全一致的,李四在自己所居住的建筑区划内的空地上私安地锁的行为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因为法律明确规定,这类型的场地属于全体业主共有,不属于某一业主各人所有,任何业主都无权据为己有。李四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法律的规定,张三和邻居们在与李四协商无果的情况下,可以申请小区物业或者城市管理执法部门就拆除,使这个停车场地重归全体业主共有,谁都可以在这个地方停车,而不是李四的专属停车位置。

包头市宏鉴公证处 2020-07-22